西汉姆联官方赞助商 > 西汉姆联官方赞助商 >

巫师和麻瓜们喜好的新闻媒体真的很相似!

  尽管巫师界和麻瓜界像斯莱特林和赫奇帕奇之间那样大相径庭,然而巫师和麻瓜们喜好的新闻却几乎一样。

  麻瓜们不会有神奇生物学家的职业,也不会在就业与退休保障部门边上插一个禁止滥用魔法办公室,但新闻业是二者兼具的。如果比较一些具较高报导价值的新闻,会发现二者经常是同步的。

  麻瓜们有大量的报纸可以看到新闻时事,与此不同,《预言家日报》似乎是英国巫师界唯一一家大规模发行的报纸,起初似乎还是个消息准确的来源。可能有点过于准确了,事实上,有时候它太精确了——引用很多不必要的信息——甚至显得尤为怪异:

  甲虫在霍格沃茨偷听别人讲话,这给了被“窃听”另一层含义(译者注:bug有两个意思——昆虫/窃听

  这种行为与2005至2011年间英国报纸《世界新闻报》登载的电话窃听丑闻震惊海外的事情颇为相似。天知道如果丽塔懂得电话会怎么搞事情。

  鲍德里亚认为媒体阻止了公众知道真正发生的事情。对那些阅读《预言家日报》的男女巫师和固执的福吉而言,伏地魔的再次崛起也没有发生,《预言家日报》证明了有说服力的单一信息来源可以让人们开始怀疑哈利的人品,包括了解他的人。连西莫认为哈利很可疑而他们还是室友。

  “波特瞭望站”致力于传播抵抗伏地魔的消息,而受食死徒控制的《预言家日报》和巫师无线电广播电台则无法这样做。

  第二次巫师大战开始之前,当1996年《预言家日报》诋毁哈利时,正是《唱唱反调》发表了哈利说的话,这使他受到无情糟糕的多洛雷斯·乌姆里奇的惩罚,被关了禁闭。《唱唱反调》一直真正独立,即使在战争高潮时期也坚定地支持波特。这是一本真正庞克的出版物。

  最近,在2014年,丽塔从魁地奇世界杯现场写了一篇关于哈利和他的亲密朋友及家人的文章,发表在了她的八卦专栏(译者注:详情可参考)。

  魔法或许可以改变媒体的方式,但是改变不了它的性质,或者消除公众对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渴望——即使我们从没有完全了解过。知道我们有这么多共同之处有些意外的心安。